首页 > 培训园地 > 方正读书会 更多菜单 Menu

说服Victor Palmieri与我合作

发布时间:2018-01-24 字体: 放大 缩小 作者: 阅读数:496

我从未听说过Victor Palmieri,但直觉告诉我他就是我想找的人。我用简单而有效的方式联系到他——我给他的助理打了电话,说:“你好,我是唐纳德.特朗普,我想买第60街的院子。”

我想他们会喜欢我的直率和热情。我虽还未有任何建树,但我愿意去追求那些比我更有优势的人所不愿去追求的东西.

我去见了Victor,我们从开始就相处得很好。他是一个非常温和、有魅力、看起来像美国白人新教徒的意大利人。即使我可能疯狂地对这处房产感兴趣,我告诉他第60街的院子有多糟糕,邻里甚至是整个城市都陷入了困境。如果你想买某物,你最好让卖家相信他的东西不值钱。

我告诉Victor的第二件事是:从政治角度来看在这样一块未开发的土地上获得分区批准是很困难的。我指出,社区委员会将不同意改建,而且,城市规划委员会和评估委员会将会进行无穷无尽的阻挠。

我做的第三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把自己卖给Victor和他的员工。我无法卖给他我的经验或成就,于是我将我的精力和热情卖给了他。

Victor说服他的员工并决定跟我合作。他建议我不仅要开发第60街,还要开发西34街的庭院。事实上,我除了把自己卖给他,我没有别的选择。那时我27岁,我从来没有在曼哈顿建造过任何东西,我的父亲也没有。Victor和我一样,我觉得他是相信我们公司的实力,才跟我合作的。当我遇到Victor的时候,我们的公司还没有正式的名字,于是我叫它特朗普组织。不知怎的,“组织”这个词让它听起来更高大上。很少有人知道特朗普的组织是在布鲁克林大道Z大道的小办公室里运作的。

我所倡导的另一件事是我们与政治家的关系,比如Abraham Beame,他在197311月当选为纽约市长。我的父亲确实属于Abe Beame的民主党俱乐部,他们彼此都认识。跟所有的商人一样,我父亲和我为Beame和其他政客提供资金。为政客提供资金是非常标准的,这在纽约市的每一个商人中是约定俗成的。

我们没有比其他商人为Beame做的更多。事实上,在我看来,也许是因为我们私下认识Beame的原因,他尽量避免给我们任何表面上的特殊恩惠。

相反,在Beame担任市长的四年里,我花了大量时间来宣传西34街的一个会议中心。到目前为止,这里有最好的地理位置,我们最终得到了几乎所有当地商人的支持,尽管如此,Beame直到他离职前几周才开始支持这个场所,也没有给与正式的批准, 1978年新当选的纽约市长Ed koch最终选择将这个场所作为会议中心,据我所知,没有什么表明唐纳德.特朗普和Ed koch私交很深。

从一开始,我就与Victor建立了密切的关系,不是仅仅是另一个买家,这对我来说太棒了。

例如,我们起草了一份协议,让我可以选择购买第60街和第30街的土地,但却受制于分区制,在处理宾夕法尼亚中央破产的过程中,除了我必须拿出钱以外,其他的一切我都答应。宾夕法尼亚中央铁路运输公司甚至支付我的开发费用。卖家支付潜在买家的成本,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思议的。尽管如此,你必须正视他。如今,这座城市正在走向衰败,当没有人想要建造任何东西的时候,这听起来像是一桩愚蠢的交易。

反过来,Victor也帮助我在媒体上获得了信任。当他被Barrons的记者问及为什么选择特朗普时,他说,“这些财产只是一个不可确定风险的黑洞,我们了解了所有对它们感兴趣的人,除了这个年轻人,没有一个人有那种必要的动力、背景和想象力,作为一个推广者,他几乎是19世纪的复古者,这比什么都重要。”

当我向媒体大肆宣传我的计划时,一个纽约房地产公司的家伙告诉我的一位密友说:‘特朗普尽说废话,但砖块和砂浆在哪里呢?’我记得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很愤怒,而且我一年多没有和这个人说话了。但回想起来。我明白他是对的。这一切都可能化为乌有。如果我没有成功地完成第一批项目,如果我没有最终说服市政府选择我的西34街作为它的会展中心,然后继续开发凯悦酒店,我可能会回到布鲁克林,收取租金。我在第一批项目上积累了很多的经验。

1974729日,我们宣布,特朗普组织已经获得了从宾夕法尼亚中央铁路运输公司中心至西59街到西72街,西39街西街的两个滨水点,耗资6200万美元。没有花钱,这个新闻登上了纽约时报的头版。

我最初的想法是,在租金便宜的位置建造中等收入的住房,租金为在当时被认为是中等水平的110125美元至间。我计划从Michell-Lama计划中寻求融资,通过该计划,享受该市向建筑商提供低息长期抵押贷款和税收减免政策。该计划旨在鼓励中等收入的住房。

在我们宣布这一消息的前一个月,我和Victor及他的部分员工约见了Abe Beame,让他了解我们的发展计划。虽然他表示支持,但从我们公开的那一刻起,他就拒绝接受任何职位,直到我们的计划得到了市政机构,包括城市规划委员会、评估委员会和当地社区委员会的批准。他是一名政治家,他想知道在他出仕之前风向是怎样的。

我刚一宣布我的计划其他竞标者就蜂拥而至。例如,Starrett Housing(我们在布鲁克林的斯塔雷特城住房项目中合作过)出资1.5亿美元,来融资和城市批准等等。从表面上看,他们的出价要高得多。

我是自认为我非常有竞争力,我将在法律范围内做任何事情来赢得胜利。有时候,达成交易的一部分就是打压你的竞争对手。在这种情况下,我真的相信Starrett的出价是不合法的,公司将永远不会完成这笔交易,即使交易完成,也无法成功地开发这块土地,事实上,任何人都可以出价竞标,特别是在存在各种不确定因素的情况下。我的竞标也同样如此,但我已经花了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说服Victor的员工,我势在必得。

最后,我成功地说服了Victor Palmieri,让我以620万美元而不是在Starrett

分享到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
网友评论 [共0条评论]

您好!为了更好的体验我们的服务,请您 OR


评论一下

通知公告Notification announcement

今日焦点Focus today

联系我们Contact us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用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甘肃方正,一分钟完成注册

Copyright © 甘肃方正税务师事务所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陇ICP备15002760号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161号(南关什字民安大厦B塔8楼) TEL:0931-8106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