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注税风采 > 诗歌散文 更多菜单 Menu

花事不了

发布时间:2021-07-08 字体: 放大 缩小 作者: 阅读数:139

苏轼《前赤壁赋》有语云:“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尽,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此话竟如苏子对我面授,令我深深颔首。

我对花月木石,自来一种深情,观之既亲,继之觉暖。不说自幼长于乡野,天天和这些东西打交道,花花草草曾予我精神与物质的双重益处;亦不说她们装点了我的四季,丰盈了我的内心。就本质上讲,一草一木之于地球、人类的作用,无异万象之源。若非其进行光合作用,为大地万物源源不断输送氧气,试问有什么东西能活着?

相对于人文的建筑,我的目光更会被路边一朵花、山间一股泉、天穹一勾月所吸引,长久地对其注目、凝望。身在北国,经历萧瑟、百物皆藏的冬季后,每当第一抹春的气息轻扣天地之门,我总能感知她伶俐的指尖拂过。于是,柳芽破开金梢,率先报告春的消息。风不再凛冽刺骨,纵寒也是春寒。地也显出活泛来,蠢蠢欲动地打算着什么。

忽而,那柳在空中显出绿色的身影,渐渐成了一棵、一排,在依旧干枯的槐树和枣树间,卓然超群。那绿,是曾点的“既成春服”,很快便成此季的“网红色”。引得榆钱先期效法,也披挂上一身浅绿。紧跟着白杨也学样绿开了,高高挑挑地笔直临风。一夜间,银杏、国槐争相效仿,全都换上绿衣,仓促间顾不上细究,各绿各的绿。人们称其“鵝黄”“浅绿”“嫩绿”,不能尽述,也未能述尽。

绿作为最初的流行色,虽然稳稳地占据重要位置,只是挡不住盛装艳丽的花儿前来赶场子。

迎春、连翘通体金黄最早来到,用升华了的绿色大胆尝试;榆叶梅粉嘟嘟锦重重,杏花、桃花前后脚登场,已是全然一新的红色;猛可地,梨花一身纯白凛然亮相,让大家安静了片刻;碧桃是双胞胎,美丽、精致:一个血红,一个缟素;丁香袅袅婷婷地寂寂走来,一袭紫衣娴静典雅;樱花、玉兰、海棠等不及地跑来了,着装自由随性,白中透出粉,浅红带深红,由紫出发终而成白,颇具创新思维。

放眼望去,道旁、园中,已是花的海洋,各美其美。她们由着人们聒噪称羡,自己反不在乎谁比谁胜。不争,比争还有力。而那沉静的,早已悄悄地结出子实,褪去顔色,孕育后代。

花事年年有,岁岁皆不同。每个春天的阶柳庭花,引我无数欣喜与感动。以上文字,聊记今春。

分享到
  • 微信好友
  • QQ好友
  • QQ空间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

上一篇: 暑期,在方正

下一篇: 没有了!

网友评论 [共0条评论]

您好!为了更好的体验我们的服务,请您 OR


评论一下

通知公告Notification announcement

今日焦点Focus today

联系我们Contact us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用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

返回

您可以选择以下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甘肃方正,一分钟完成注册

Copyright © 甘肃方正税务师事务所 2021 .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陇ICP备15002760号 |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1559号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161号(南关什字民安大厦B塔8楼) TEL:0931-8106136 | 税管家